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53集,共12集)

服务器IP:103.107.236.120或授权已到期第16集剧情楚乔遇难宇文玥倾身相救

大梁谍者此次前来,显然不只是为了谍者天眼,恐怕搅乱大魏时局,挑起内讧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。宇文玥训练楚乔多时,宇文灼要派她对付大梁谍者。宇文玥以楚乔尚未成熟为由推辞,但宇文灼坚持己见,他只好答应。宇文玥很清楚,以楚乔现在的能力,执行这样的任务,危险很大。他和月七从宇文灼那里出来,看到楚乔就等在密道入口处,见到他出来,楚乔笑着问何时开始训练,宇文玥告诉她要想成为真正的谍者就要经历实战训练,故而派她去跟踪萧玉,窃听情报。月七将窃听神器-闻金和跟踪神器-竹蜻蜓交给楚乔。看着宇文玥如此郑重其事的交代任务和准备武器,楚乔意识到这次任务的危险性。定北侯派了得力助手仲羽来到长安,必要时帮助燕洵逃离,而宇文玥则是燕洵逃走的又一大助力,萧玉得到消息,加紧了对付宇文玥的脚步。楚乔在萧玉居住?#30446;?#26632;对面?#37027;?#25918;出竹蜻蜓,而萧玉等的就是这个时候,她和隐心、桃叶在屋里一唱一和?#38590;?#25103;将楚乔引向左宝仓的神兵铺。左宝仓是个奇人,奇门遁?#20303;?#35946;门地图、神兵利器无一不精,楚乔想要顺利进去红山院,找他正合适。一位橘衣姑娘,墨发高束,精致的鹅蛋?#25104;?#24102;有女子少有的英气。她走进位于偏僻之地的神兵铺,只见铺子里东西繁多,但大多散落各处,凌乱不堪。一位老者躺在躺椅上,?#25104;细?#30528;一顶斗笠。仲羽走进来,?#34507;?#35266;察,左宝仓深藏不露,风趣幽默。她要买兵器,左宝仓起初不愿,直到她亮明身份,他才正经起来谈生意。一阵冷风吹来,神兵铺里风铃摇?#21361;?#21457;出叮铃?#21335;?#22768;。左宝?#25191;?#22681;上的铜镜中看到几位蒙面的女子气势汹汹地走来。桃叶一进来就和仲羽动起手来,楚乔进去正好对上萧玉,四人在狭小的店铺里打了起来,?#19968;?#19996;西无数。这让躲在柜台之处偷看的左宝?#20013;?#30140;不已。月七本来就在暗中跟着楚乔,但此时他被隐心挡在外面,自顾不暇。萧玉派人引宇文玥前来,他赶到之时,正好救下受伤的月七。同一时间,左宝仓看着她们打得不可开交,为免受到牵连,他转身逃进密?#25671;?#26970;乔身法凌厉地追了进去。瞬时间,战场从店铺转移到密室,楚乔不是萧玉的对?#37073;?#33021;坚?#32456;?#20040;久,只是因为萧玉在等宇文玥来。宇文玥一到,萧玉看好时机将楚乔打至内室,桃叶趁机放?#38706;狭?#30707;,宇文玥想也不想?#22836;?#36523;过去,抱起楚乔向前移动数米,被困在里面。萧玉的计划成功了,本?#27492;?#21482;有五成的把握,?#26247;?#23431;文玥身份尊贵,又是谍者天眼的继承人,萧玉没想到他能为了楚乔毫不犹豫地牺牲。临走前放火烧了神兵铺,等谍纸天眼的人得到消息赶来时,恐怕宇文玥已经不在了。与此同时,密室里,楚乔、宇文玥和左宝仓三人大眼?#23578;?#30524;,左宝仓不知何时进了内室,现在他们三人一同被困在这里。这是左宝仓藏金银珠宝的地方,?#29421;?#30707;一旦放下,就不可能再开,左宝仓之前沉迷在桃叶的美色里,将这密室?#24149;?#20851;告诉了她,如今自己被困在了里面,可真是货真价实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左宝仓一贯不正经,他非说楚乔和宇文玥是一对情侣,看他们手拿的剑就知道了,残虹、破月本就是情侣剑。这事楚乔不知道,但宇文玥肯定是知道的,心思被左宝仓点破,他?#34892;?#19981;自然的转头看向墙壁。好在左宝仓转移了注意力,分析起今天来店里的几方人的身份。仲羽拿的是赤羽剑,由此可见她是定北侯手下的女将仲羽无疑,而后来进来的白衣蒙面女子用的是天影水袖,如果没猜错?#24149;埃?#22905;应该就是大梁谍者中的高手。不得不说,左宝仓并不是徒?#34892;?#21517;之辈。三人继续往里面走,楚乔不下?#24149;?#20102;一下,宇文玥眼疾手快的将她拦腰抱起,两人四目相对,一时无言。宇文玥提醒她小心一点。左宝?#25191;?#26970;乔和宇文玥走进一间石室,他在这里储藏了足够三人吃半年的食物。破月剑是宇文家谍纸天眼继承人的佩剑,左宝仓相信宇文家一定会派人来救,所以他毫不担心地呼呼大睡了,睡前还不忘感叹谍纸天眼继承人一代不如一代,竟然为了个婢女落到如此地步。既然出不去,宇文玥也不再费心,靠在一旁的墙壁上闭目养神去了。楚乔放?#19978;?#26469;,一不留神也睡了过去,?#20154;?#37266;来,左宝仓早已不见踪影,而宇文玥双眼紧闭,怎么都叫不?#36873;?#21478;一边,宇文席一直对宇文玥?#30422;?#30340;?#25318;?#32831;于怀,多年下来,已经成了心魔。萧玉拿此事威胁他,宇文席不得不听话地让出红山院的掌权之位。他狼狈不堪的瘫倒在地,宇文怀就在此时进来,看到宇文席的狼狈样子,又到了晃动的珠帘,若有所思。随即,宇文怀找到萧玉居住的庭院,院中熏香?#30041;粒?#23433;?#20179;?#26497;。他突然发觉身后有人,手上的银针即刻飞了出去。

?
?
2018~2019欧冠赛程表
新三人斗地主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图表 pc28am参考结果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今天 秒速飞艇是骗局吗 幸运飞艇人工计划网 排球谏言 旺彩四肖中特图库 重庆时时彩幸运农场 nba比分统计 江苏快3选胆 2019002最准专家红球双色球 竞彩足球让分胜负玩法 福彩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癞子斗地主在